笔趣阁 > 涉世之一世安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提及往事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提及往事

?热门推荐:
????孟氏看得出明月笑容淡淡,又着了素衣似在服丧,便挑了些好听话说着,讨论京师内流行的装扮和胭脂香粉,绝口不问是否嫁人之类的话。

????待到御霄兰芳随着赶到,四个女人在一处,便将话题又扯到了她身上。

????“兰芳姐姐……不对,以后好像改叫小舅妈。”零卓捂着嘴笑着说。

????“什么小舅妈,堪堪被说的长了好几十岁似得。”御霄兰芳倒也不是个沉闷的性子,被零卓一说,脸红到耳朵后,羞恼的作势轻轻拧了一把。

????“哎呀呀,还叫不得了,这一点倒是跟小舅舅十足十的一样。”零卓冲几人眨了眨眼。

????御霄兰芳一怔,脸红的更是厉害“他……他也来了?”

????零卓笑的更是灿烂,扬声冲着厢房喊到“小舅舅。”

????果然门内立刻暴怒的吼回来“都说多少遍了不许再喊舅舅!”白无双气急败坏的声音还伴随着里面人的哄堂大笑。

????“看吧,人家早就到了。”零卓耸了耸肩对御霄兰芳说道。

????御霄兰芳被她捉弄的脸烫的厉害,捂着脸颊,羞得不敢与人对视。

????奉阳王妃孟氏被她一脸无辜的做弄人样子惹得笑的肚子疼,伸手点了一下她额头“真是没发现堂堂次帝殿下私下里还是个泼猴,这贪玩爱闹的劲也不知道你家三殿下知不知道。”

????零卓眨了眨眼又对门内喊了声“奕郎,舅舅远来是客,一定要好好招待,不要被小舅妈挑理哦。”

????房内的白无双暴跳起来“什么舅舅舅妈,这丫头是不是想挨揍。”

????而奕雀煌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如此称呼,脸上扬起的笑容快要滴出蜜来,爽快的回到“阿卓放心,奕郎明白。”

????听见奕雀煌的回复,零卓笑的开心,他喜欢自己称呼他奕郎。

????“哎呦,真真的牙都要被你们甜掉了。”奉阳王妃一脸调侃看着零卓,拉着明月和御霄兰芳向厢房走“咱们也进去,看看次帝殿下再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三殿下奕郎时脸会不会红。”

????零卓吐了吐舌头,脸上已经泛上了红晕,忙抱住明月的胳膊对奉阳王妃说道“也不知孟姐姐私下如何称呼南毅大哥?”

????奉阳王妃则十分配合的掩嘴一笑,故作高深的说到“你猜。”

????“是不是南毅哥哥啊?”零卓凑过去小声一脸坏样的说完拔腿就跑。

????“你这个小丫头……”奉阳王妃猝不及防被她调笑一顿,脸上也是发烫。

????众人坐定,主座空着,奕雀煌坐在右上首,零卓坐他右手边,明月则坐零卓右手边。毅则坐左上首,旁边坐着奉阳王妃,奉阳王妃左手边则是御霄兰芳,而后是白无双,潘非鱼叶字秋和他的夫人苏氏。

????长长的大桌子,一众人坐下也是满满当当。

????零卓小声问“二殿下这是闹什么别扭,现在还没到。”

????“二哥说不必等他,他今日有安排。”奕雀煌回到。

????零卓略带诧异的看了眼他“不会是去接明月那次被我说重了吧?”

????奕雀煌笑着摇了摇头“不是,二哥是打定了注意要退亲,只不过是明月姑娘的出现坚定了他退亲的决心而已。否则咱们这个二哥定然是一条路走到黑都不带回头的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

????“你们两个有什么悄悄话不能等着大婚之后再说,非要在这一会腻歪吗,赶紧开餐,否则一会花灯游行都要错过了。”零卓话还没说完便被白无双打断。

????零卓和奕雀煌相视一笑,异口同声说“知道了,小舅舅。”

????“你!你们两个。”白无双气结。

????“来人,上锅子,上酒菜。”潘非鱼得到零卓示意,便对外喊到。

????没过片刻功夫,每个人身前的桌子上便放了铜制的小锅子,造型奇特,下放燃着碳,鲜美的汤汁被碳水烧的翻滚,而中间还有为碳特制的烟道。

????“这……是缩小版的火锅?”到底是京师有名的败家子,叶字秋便一眼认出餐食品种。

????零卓点了点头,用筷子尾端点了下锅子上面的标志,zero,说“看到这个了吗?天下间只要带这个zero标识的全是我的产业,而且皇朝与瑞霖皆有备案。抄袭可是会吃官司的。”

????众人恍然,仔细看着标识,却看不懂。

????“这是什么图案?不是鸟兽也不是文字?”毅问。

????“是在我那个世界的一门通用语言,zero翻译过来也就是零的意思。”零卓解释道“所以在这个世界也就是我独有的标志了。”

????“这个倒是十分新奇。”毅笑着点头。

????“我听说,曾因此阿卓还胜过一场震动皇朝盛京的官司。”白无双意有所指的眯起眼睛,他曾对她深感兴趣,自是对她过往也是了解颇多。

????深知内情的潘非鱼与明月都是一愣,不由得面露不悦的看向白无双。

????而白无双则笑吟吟的看向零卓,打算看她笑话,好报了被喊舅舅的仇。

????“你说的是我和凤云鹤当时为了凤来阁打的那场官司吧。”零卓也不避讳,直接挑明。

????在场这些都是好友故交,他们也难免如其他人一般想知道她与曾经幕主凤云鹤的事,只是碍于身份不能直白的问出来。

????但这也无可厚非,既然要留在瑞霖,这些人便是她零卓最好稳固住的支持者。往事已去,却并非不能与朋友相告。

????“我与凤云鹤自幼相识,不过后来因为被人算计,他为了救我身中蛇毒,寿命被蚕食,而我因被蛇惊吓过度记忆出现偏差,将他当成了仇人,这才在数年之后再相遇,被他在生意上好一顿算计。不过,好在我留了后手,就是这个zero,没让他得逞了去。”零卓说的轻描淡写。

????“那后来呢?”追问的却是叶字秋,他听的有意思,下意识便问出了口。

????“后来……我赢了官司,却终是输给了凤家的算计,因着年少时欠下凤家嫡长孙凤云鹤一条命,和哥哥不得不答应了凤云鹤入主紫宸宫的请求。”零卓再提起这些往事,自己都觉得恍若隔世,明明自己才不到二十岁,却将人生过得比别人艰辛了好几倍。

????“身为次帝,也会身不由己吗?”御霄兰芳面露同情,带着几分感同身受的问。

????她又何尝不是被父亲做主硬逼着来到京师,要她嫁给三皇子为家族稳定地位……

????“身不由己……”零卓终是洒脱一笑“越是风光无限,背后越是要不知经历多少风雨。其实云鹤人倒是并不坏,他终其一生都在为我着想,帮我筹谋,做我紫宸宫的幕主打理上下,帮我照顾哥哥的皇太子,也只为了求我一句荫庇凤家的承诺。”

????即便是西贝明月和潘非鱼,也是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听零卓提起凤云鹤,两人对视一眼,不由得都低下头,他们都见过凤云鹤,那是一个样貌用风光霁月都难以媲美的人。

????只不过,过去不止零卓恨他,这些心知零卓与夙歌有多艰难的好友更是看不起他。

????堂堂凤家嫡长孙,不接手凤家为皇朝建功立业,反倒执迷不悟的非要入主紫宸宫做幕主,别说他们理解不了,连天下人也没有人能理解。

????即便是在民间,又不知有多少人背后戳脊梁骨的骂他是吃软饭的,无能得很。

????而现实往往打脸又残酷,他为了家族不惜自己,生命无多却依旧毫无怨言的为零卓的目标而努力,甚至……

????只有零卓自己知道,在凤云鹤生命尽头,救了她,为了不违背她的意愿放弃了自己……

????。